首页 / 动画 / 男人早年沉迷制作箱子,某次打开一个神秘箱子后就成了知名灵媒

男人早年沉迷制作箱子,某次打开一个神秘箱子后就成了知名灵媒

今天继续和大伙聊聊《魍魉之匣》。

视频后面附上了图文版,不习惯视频的朋友也可以直接翻到后面看图文~~

目前是第五期,后续会慢慢更新的哦——

————以下是图文版————

上期聊到榎木津接到增岡的委托,要去寻找加菜子的行踪,本来增岡是要榎木津保密,结果这货转头就把事全告诉了京极堂他们。

现在京极堂几人还在商量御筥神和分尸案的事呢,没空搭理榎木津,就让他一边玩去了。

经过一天的调查,鸟口带回了一些新情报,就是御筥神教主的个人资料原本像灵媒这种人为了保持神秘感,往往会隐瞒自己的本名并神化过去的经历,所以这种人的资料一般很难找。

但没想到的是,鸟口稍微调查一下就全找到了,因为这个教主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甚至连现在的道场都是他原来的房子,道场门口还大大方方地挂着刻了他名字的门牌。

教主名为寺田兵卫,年轻时沉默寡言,没啥特色,很平庸。

中学毕业后去了邻镇的小工厂工作,并在那学了车床和焊接技术,寺田家原本是做木头工艺品的,传到他父亲这代时,由于兵卫父亲的手艺太烂,销路不行,便转行去做装人偶的箱子。

自那之后,他家就被称为“箱屋”,那一年,兵卫17岁。没想到,兵卫父亲做的箱子意外的受欢迎,箱屋的事业也开始步入正轨,任何与箱子有关的订单都能接。

兵卫大约在25、6岁时结婚,同时也继承了老爸的箱屋,兵卫在制作箱子上还挺有天赋,他把焊接技术与箱子手艺融合,制造出了独特的金属箱子

这种无法量产的金属箱制作很困难,但这都难不倒他,兵卫所制作的箱子尺寸精确且毫无缺陷,可以说是近乎完美。一时间,数不清的订单蜂拥而至,其中有研究室的特殊设备,甚至一度还有大学和军队的订单。

不知从何时开始,兵卫着魔似地迷上了箱子,连妻儿都没怎么搭理,从早到晚都埋头工作。然鹅,战争的到来却改变了一切,战时订单大幅减少,而无法量产的金属箱也与军需业无缘,等战争爆发一段时间后,连制作箱子的材料也开始变得难找。

这让兵卫变得很暴躁,并非经济上的原因,而是他没法再继续做心爱的箱子,当时邻居都觉得兵卫是被箱子附身了。

再后面,兵卫接到征召令上了战场,此时他已年过30。等他从战场复员回家时,父母已经过世,妻儿也失踪,连家中原本雇佣的工匠也都在战争中死去。

不过,此时的兵卫并不关心周围的一切,他只身一人重新开始经营箱屋,继续沉迷于制作箱子,这就是那个教主的前半生,而他家人的下落依然不明。

关口总觉得这人和自己有点像,平庸又不善交际,只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关口也问道,那他后来是怎么变成灵媒的呢?

这点还挺耐人寻味的,让他成为灵媒的契机是隔壁的澡堂老板,前年年底时,那个老板在自家的天花板阁楼上发现一个桐木箱,上面还附有一封信,信里写着,这是箱屋过世的祖母寄放在老板爷爷这的,所以老板就带着箱子去还给兵卫。

兵卫还记得这个箱子,说是他祖母好像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当时有个大人物想见识下祖母的力量就带着这东西前来拜访,结果那人被兵卫的祖父赶走,东西却忘了带。

兵卫小时候还看过祖父母的争执,祖父嫌这东西碍眼想扔掉,但这箱子看着好像还挺贵,想着某天那人会来拿回去,最后就只能先寄放在隔壁的老板爷爷那

关口还好奇,兵卫的祖母是有啥神奇的力量啊?京极堂却先一步说出了答案,是千里眼吧。还不只如此,他甚至准确说出了那箱子的外观和里面的东西。

那个桐木箱是用绳子捆起来的,绳结处还用纸绳捻成了封印,而箱里装的东西则是一个用锡做的壶,壶带有把手,上面还印有类似野莓或葡萄的图案。至于壶中,则是一张写了字的纸条。

鸟口吓了一跳,京极堂其实也是灵媒吧?要不然他怎么全知道?京极堂吐槽,不要什么事都往怪力乱神的方向去想,这和灵媒无关,纯粹是知识面的问题。

前面不是说过明治末年有个叫福来的教授做过超能力相关的实验吗?这箱子就是当年用来验证“千里眼”的实验道具啊。

福来让受试者在不破坏纸绳封印的情况下,看到箱子里的纸条上写了什么字,这箱子是怎么布置的,全都写在福来的论文里呢。

福来教授在遇到第二位超能力者和第三位之间,有两年的空白。这两年里,福来应该是听说了兵卫祖母的传闻,所以带着实验道具上门想进行实验,结果被轰了回去。

只是具体纸上写了啥就不知道了,毕竟每张都是福来在实验开始前临时写的。

鸟口回答,这张纸上写的是“魍魉”。听到这个词,京极堂的神情好像有点困惑,他向鸟口确认是魑魅魍魉中的魍魉吗?

可鸟口也不清楚,因为他是听澡堂老板转述的,而那个老板也只认了个大概,只知道是很难写的汉字,兵卫在看到这两个字时貌似感应到了什么,人也变得奇怪,翻脸就让澡堂老板快滚,气得澡堂老板到现在都不愿意和他说话。

然后差不多过了2、3个月,从去年二月起就有信徒出入他家,一开始似乎都是人偶业界的人,比如人偶师父、中间商之类的,所以邻居还以为那些人只是来定做箱子的,就没在意。

在那时,兵卫好像还没放弃箱子业务,一边做着箱子一边开展灵媒工作,以人偶界为中心逐渐向外扩展,去年夏天还接了个大客户,委托兵卫做了很多大木箱。

接着突然有一天,箱屋就开始重新装修,大约在八月底修成了现在的道场,然后差不多是在十月份的时候,一下涌来了很多求助兵卫的人。

京极堂挠了挠头,觉得很奇怪,兵卫的信徒怎么是突然增加的?他好像是先知道接下来会有大量的信徒涌入,所以提前做好了收容信徒的准备,接着大批信徒就真出现了。

鸟口也觉得奇怪,但始终没找到原因,在那之后过了半年,信徒已经增长到了300多人

京极堂想知道第一个求助寺田兵卫的人是谁?如果不知道的话,就务必查出来,凡事最重要的都是起源,兵卫那所谓的通灵能力,其实与体质无关只是一门单纯的技术,京极堂好奇一个做了半辈子箱子的人是从哪学会这门技术的?

接着京极堂也问鸟口,这男人是怎么处理信徒的问题呢?兵卫似乎只是单纯地倾听信徒烦恼并对信徒训示,只是他可以准确说出信徒没对他说过的话,所以信徒很信任他。

至于训示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不要在内心构筑屏障,所谓的心之屏障,就是像贪婪、物欲、谎言等等不良的邪念,这些邪念一多,人的念头就无法通达,很容易遭受不幸,而教主能帮人驱逐这些邪念,保持心灵上的健康。

关口总觉得这话似曾相识,这不就是自个治疗抑郁症时,医生常对自己说的话吗?说白了,就和知足常乐是差不多的意思,这与其说是教义,不如说只是单纯的道德说教吧?

京极堂却回答,这就是灵媒常用的手法哦,对于正陷入困境的普罗大众而言,谁会对复杂的教义感兴趣?浅显易懂的说教其实更有效,如果再用一些超乎常理的奇迹作为刺激性的调料,很容易就能征服别人。

不过除此之外,兵卫应该也有不同于其他灵媒的独有特色吧,这个确实有,就是“魍魉”。兵卫说无论内心还是房屋,如果不通畅就会滋生魍魉,魍魉出现后就只能请出教主将其封印在箱子里。

京极堂有点疑惑,为什么是魍魉呢?他表情从前面开始就有点凝重,好像在说不应该是魍魉一样。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榎木津突然发话了,这魍魉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熟知妖怪的京极堂对此当然有所了解,既然他们想知道那就解释一下吧。

魍魉本来是中国的妖怪,后来流传到日本就在当地生了根,像魑魅魍魉本来是连在一起的,里面的魑魅代表着山精,魍魉意味着水怪,合起来的魑魅魍魉是自然界妖怪的统称。

但传到日本后产生了混淆,单独的魍魉也成了统称,所以这种妖怪没有具体的形态,会以各种样子出现迷惑他人。

不过,虽说样子各不相同,可日本的魍魉传说都有着共通的地方,就是这种妖怪会啃食人的尸骸,传说中火车妖怪搭乘的就是魍魉,而人们根据这个特点,勾勒出想象中魍魉可能展现的形象,就是啃食尸体的小鬼。

说到这里,京极堂也感叹,如果是普通的妖怪要处理也不难,但要是魍魉的话,就比较麻烦啊。

京极堂也问鸟口有没有更详细一点的情报,如果知道御筥神的具体祈祷方式那就更好了。提到这个,鸟口突然来了精神,他拿出了一个东西,那是便携式录音机。

由于故事背景是1952年,所以这种录音机在当年还非常罕见,这是鸟口从社长那借来的。京极堂吐槽,社长能有这东西绝不是一般人啊。

鸟口借这录音机主要是想录一下寺田兵卫是怎么祈祷的,他躲在隔壁澡堂那,趁寺田兵卫祈祷时把声音都给录了下来,在这里他也把录音放了一下,那里面是一大通听不懂的咒语,好像还夹杂着某种舞步的声音。

其余人听得是满头问号,不过京极堂确实大有收获。这之后,他又换了个话题,他问鸟口,能确定寺田兵卫一直待在本地吗?这点鸟口也找周边的邻居反复确认过,他除了当兵上战场外,连外出旅行都没有。

这样啊,京极堂又问兵卫有没有什么外地的亲戚?他怀疑寺田兵卫只是个傀儡,还有躲在暗处操纵兵卫的第三者,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如果想阻止幕后黑手就要知道第一个信徒的身份,以及兵卫其余家人的行踪。

鸟口领命前去调查,至于关口这边,京极堂则是希望他根据名册去调查下一位可能的受害者,而榎木津在一旁也耍起了性子,那我呢?我该咋办啊?

京极堂还吐槽,榎木津不是要去找加菜子吗?跟御筥神没啥关系吧?榎木津是想和关口一块去调查啦,他是有超能力没错,但完全不擅长正经的犯罪调查呢,关口至少还有过这方面经验,就想拉着他一起上路。

京极堂看这货吊儿郎当的样子,没办法,只能帮他想想搜查思路。他记得榎木津说过,在加菜子自杀和绑架时都有个女孩在现场吧榎木津肯定了,他也把资料带了过来。

京极堂翻了翻,发现那女孩名为赖子,听到这个名字,关口觉得有点莫名熟悉,他翻开信徒名册,发现久保竣公旁边赫然就是赖子老妈的名字。

榎木津还感叹,对于关口来说,能发现这线索简直就是奇迹啊,可转头却看到京极堂的表情不太对劲,他好像很苦恼的样子。

京极堂念叨着,怎么会这样?令人不安的相符一再重复?这案子简直和魍魉没什么两样?这样看的话,这一切都和那家伙有关,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糟透了

会有多糟呢?一个意料之外的声音突然出现,是木场,他也来了,只是人看起来有点憔悴,木场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京极堂却说,在这之前,他想先听听木场知道些什么?搞不好木场是这些案子里最靠近核心的人物,如果补上木场的情报,或许所有案子就能一口气解决。

木场还有点不耐烦,他本是要来找关口的,可没心情在这陪京极堂闲聊,京极堂却丝毫不肯退让,为了你好,最好听我的话。

这一刻,瘦弱的京极堂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五大三粗的木场。

画面一转,关口和榎木津正开着鸟口的车在外面一路狂奔,关口还纳闷京极堂干嘛要赶他们出去,有什么话只能对木场说吗?

榎木津嘲笑关口迟钝得就像乌龟,木场很迷恋那位美波绢子(阳子),所以哪怕关了禁闭也热心地参与到这事里面来,京极堂看穿了这点,为了顾虑木场的心情,所以才想和他私下聊。

榎木津还感叹,可惜木场连怎么喜欢别人都不懂,还以为只要一股脑地努力就能获得成果,希望京极堂能好好劝劝他吧。

话说回来,关口也问榎木津,他是按京极堂的指示要去赖子家问赖子老妈关于御筥神的事,怎么榎木津也跟过来了?榎木津不是要去找加菜子的吗?

关于这个,榎木津是完全放弃了啦,因为京极堂说,加菜子已经找不到了所以榎木津很明智地听取了京极堂的建议,不找了。关口吐槽榎木津这放弃得也忒快了吧,增岡找他做侦探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他们到了地方,不过貌似没人,正门还用木板钉上,榎木津本想破门而入,关口好说歹说把他给劝住,估计现在时间还早,没人在家,他们去附近消磨一下时间吧。

正好,榎木津看到这附近有家茶店就进去坐了坐,榎木津正吐槽店里音乐太没品。突然就闭了嘴死盯着某个人,然后径直向那人走去。

关口暗想,他难道看到了什么线索?毕竟榎木津有着能看见他人记忆的超能力。只见,榎木津在那人面前问道,你认识加菜子吧?

那人很疑惑,听语气还有点慌张,说自己根本不认识什么加菜子,榎木津斥责他在撒谎,还说他从窗户里偷窥的那个女孩不就是加菜子吗?不对,那女孩好像是镶在窗框里的。

那男人更莫名其妙,什么窗户?你要再继续骚扰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听到这声音,关口感觉莫名熟悉,他也向男人那走去,正当那男人要和榎木津打起来的时候,对方也发现了关口,并说出了关口的名字。

关口发现这人居然是久保竣公,他怎么会在这?榎木津看关口认识这人,那就正好了,你来问问他吧,而久保也很郁闷,这是哪里来的疯子,自己根本不认识什么加菜子。

关口也很无奈,两人怎么都找自己?榎木津看这对话也没法进行下去,只能掏出加菜子的照片,别看了照片还说不认识吧,老子都从你记忆里看到她了。

关口还疑惑就算给了照片又能怎样?没想到,久保在看到照片后真的脸色大变,他难道真见过加菜子?

榎木津还吐槽,果然没错吧,就知道你见过她,久保神色明显不对,但还是嘴硬说不认识,气得榎木津向关口抱怨,怎么你的朋友都是骗子啊?

久保喃喃地说,这女孩叫加菜子吗?榎木津这才意识到,原来你不知道她的名字啊关口回答这女孩全名是柚木加菜子,同时也问久保,他该不会真见过这女孩吧?

但久保依然不承认,只是反问榎木津二人是不是在找她?榎木津之前想找,但现在已经放弃了,这次也只是偶然撞见久保,从他记忆里看到了女孩的脸就顺路过来问问。

久保死盯着照片好像依然处于震惊之中,半晌之后,他也问榎木津这照片能留下吗?他应该知道一些线索,说着他就要半强硬地留下照片

榎木津见状很无奈,只能在照片后面写下电话,久保要是有线索的话就和他联系吧。接着二人就回到座位,点好的咖啡都要凉了。

榎木津看着那男人的背影若有所思,他悄咪咪地问关口,你这朋友很怪啊?他是北方猎人吗?还是阿兹特克的神官?看起来也不像是医生,怎么会从他记忆里看到那种场景?

关口不明白榎木津在说啥,不过从这几个职业的共同点看,榎木津似乎是看到了很血腥的一幕,但具体是什么,榎木津也不愿意说。

两人喝完咖啡又前往了赖子家,路上榎木津还在念叨着久保的事,那家伙(久保)好像是在等人,就不知道是要见谁?

到了赖子家却看到门口有个女孩子尝试着开门,那人正是赖子,关口想上前打招呼却被怀疑是来讨债的,看来赖子家的经济状况很是窘迫。

没办法,关口只好解释自己是木场的朋友。她应该认识木场的,可即便搬出木场,赖子还是很警惕,关口被嫌弃了,榎木津只好站出来搭话,他们是有事找赖子老妈啦,看门锁了是人不在家吗?

面对榎木津的询问,赖子就没那么堤防。老妈应该在家,就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这门是趁赖子出去后锁起来了的,一旁的关口有点郁闷,为啥榎木津的问题就会回答?帅哥的杀伤力这么强吗?

这时,赖子也问榎木津,既然他们两人都是木场的朋友,那他们也是来问加菜子的事吗?可加菜子的事全都已经告诉警察了呀,榎木津本来没在意,听她谈到加菜子时神情却突然有了变化,好像从她记忆中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说加菜子的事已经结束了,今天是来找赖子老妈,还问赖子她老妈是不是有点精神失常?怎么净做一些奇怪的事?

赖子好像不想深聊,说自己不了解老妈,现在和别人有约,能不能先走?见此,关口二人也只能让她离开。

榎木津看着她的背影念叨着,那是青春痘吗?这妹子怎么看得那么仔细?而且今天明明是周四,学校也不放假,这妹子不惜请假也要去见的人到底是谁?再加上刚才在茶店遇到的男人(久保)也在等人,难道赖子要见的就是久保?

关口觉得这应该没那么巧吧?突然从身后听到门开的声音,里面露出了一张毫无生气的脸关口吓了一跳,榎木津却很惊喜,终于碰到人啦。

好了,这次的故事就先说到这里吧。

百鬼夜行系列习惯把人心中的阴暗面类比成妖魔像“姑获鸟”是母亲失去孩子后所产生的偷取婴儿的冲动,“狂骨”是自己的过去被埋葬于冥府后重返人间的执念,这回的魍魉也不例外,所有的案件都是由魍魉引起的。

只不过对于这个魍魉,京极堂也首次感到麻烦,京极堂为何会这么说呢?其实,如果结合魍魉的特性去看就明白了。

在百鬼夜行系列里,那些妖魔的特性都与案情的发展一一对应,前面说了,魍魉这种妖魔并没有具体的形态,它会根据不同的人演化出不同的外形。

放这回的故事里,是在暗示这些案件看似有着共同点,但其实彼此间都是相互独立的,也就是说,这些案子是由不同的人被魍魉分别迷惑后才犯下的罪行。

京极堂是因为这点才感觉麻烦。平常的事件里都是一个妖魔,解决完那个妖魔,所有案子都迎刃而解,像上回聊到的《狂骨之梦》就是这样,看起来有一堆案子,但其实讲的都是同一件事,把那件事处理完,所有案子都一并解决了。

而这回则是恰好相反,这次的案子看起来息息相关,甚至都形成了诡异的闭环,但其实每个案子都不一样,要一个一个去解决所以京极堂才很嫌弃。

那么,回到故事中来,京极堂已经找出了这次事件中的妖魔,这妖魔的真身究竟是什么呢?接下事态又会如何发展?

这些内容,我们下次再说吧,我是阿正,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并保留该链接地址:http://www.topacg.com/archives/127550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admin@gxdmw.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