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应该分两部分回答。

为什么只有乌索普再次上船这么难?

第一,为什么乌索普回来这么难。因为其他人要么不辞而别,要么携款潜逃,要么去去就回,本来就没正式退团,只有乌索普把离队的手续,一板一眼的做全了,还做绝了。

老婆回娘家了,追回来就行,婚都离了,还是出轨过错方,复婚起码要去民政重新登记,并做一点深刻检讨吧,乌索普说他“好傻好天真”,自然不行。

索隆“我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非婚同居!”

第二个问题可能才是提问者的关注点,为什么草帽团积极的去迎接以下三人

不辞而别的罗宾“老娘不干了”

携款潜逃的娜美“宝物都是我的了”

去去就回的山治“我去见一个女人就回”

而且对于他们的莫名脱队没有产生任何嫌隙,反而怀疑内有隐情而担心他们。

索隆

“那个混蛋小偷,走了更好”

索隆“来历不明的女人,还不知道是敌是友”

索隆“不是很好吗,还有婚结,就让他待在大妈团嘛”

而对乌索普居然是冷冰冰的“不道歉就不让他上船!”索隆留

提问者有句话说的很好,草帽团并不像读者一样知晓三位女士的隐情,他们为团队着想的内幕不能成为草帽团温柔对待的理由。

所以,我以为乌索普的区别对待来自于他离开行为的性质恶劣和对团队的伤害大。

山治的行为不对团队造成伤害,且无恶劣性质。

娜美对团队的伤害主要是带走了大量财宝,草帽团里只有一位美女船员爱财如命,如果当时她在团队,娜美就死定了。其他成员对她的卷财行为毫无异议,事实上自从娜美入团,她鲸吞团队金库已经十多年了,大家早见怪不怪。

娜美离团既没给海军打小报告,也没向其他海贼提供草帽团情报,自然无恶劣性质。

而罗宾,她对团队的伤害是嫁祸,可惜草帽团毫不介意做恶人,而她离团方式虽然伤感情,但没有伤害原伙伴,假设她加入cp前把乌索普打得半死,或者枪杀同伴。

大家还会冲到司法岛去见她?

路飞“我要去,我要让世界政府知道,杀死我同伴的人,我一定要亲手报仇,什么司法岛大监狱都给我滚开,这女人是我的!”

乌索普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了,如果草帽团是一艘船,那他的离队闹剧就是公然伤害草帽团这艘船的龙骨,处理不当,整个团队都会因为他的行为分崩离析。

罪状包括,

为什么只有乌索普再次上船这么难?

1,在所有团队成员面前公然挑战伙伴。

2,与伙伴交手时做生死搏击。这里要说明下,路飞被连串攻击打倒,曾经躺在地上睁眼迟迟没起来,不是因为伤害重,是他切实感受到乌索普是来真的,使用冲击贝也没准备留情面,所以心里难受。

3,离间伙伴关系,制造团队矛盾。集中表现在他鼓吹“没用的人就会被你抛弃”在暗示娜美和乔巴这样的弱者组,“你们也有被他抛弃的一天”,利用语言挤兑“口才不如他”的路飞,让他慌不择言的说出“不服我,你就滚”,刺激强者集体的索隆和山治,“他独断独行,不服他,下一个滚的人就是你”

更何况,乌索普的罪状针对的不是一般伙伴,而是这艘船的船长。

索隆就说过,他虽然看起来是个250,但他是我们的船长,我不允许这样随意任性的行为,乌索普不做深刻道歉,你们让他上来,我就下船。

以家庭为纽带的团队不会允许2,因为伤感情,也许黑胡子和凯多对于手下火并减员不那么介意,只要诞生一个更强的手下就得了。

大部分团队都不会允许1,这样内部矛盾太激化,团队不稳定。凯多和黑胡子也不想自己的高级干部打来打去,最后遇到敌袭,危急关头三灾和凌空六子还要互相喊话“看在D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却因为私人恩怨,孤立无援,被敌各个歼灭。

所有团队都不会允许3,凯多和黑胡子……“我们tm不是猪脑,不要拿我们举例。”

奎因“就是,笨蛋有烬一个就够了”

烬“笨蛋自始至终只有奎因这头猪”

黑胡子“凯多老哥……给点面子好不好”

凯多“别挑剔我的团建,你又不是红发,我给你什么面子!”

所以乌索普的行为,性质是很恶劣的,对团队伤害很大,你说你辞职,默不作声走就是了,把老板毒打一顿,揭发他偷偷辞退绩效差员工,无理由赶走不遵从他心意的高管,这种行为根本就是个……怎么觉得好像是个英雄啊!

草帽团队里只有乔巴这样的小孩子和娜美这种对团队意识不敏感的女孩才无法认识到乌索普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薇薇还在团,同样也会表现出“王之蔑视”

所以,提问者一定是女孩???

多说一句,黑胡子的离团就属于性质恶劣但团队伤害不高,白胡子团是不轻饶伤害白团成员的对手的,这是白团家庭风格的旗帜,而黑胡子不但杀死萨奇,还是以同伴的身份杀人,所以艾斯容忍不了,这件事非常伤白团的声誉,相对应的,考虑到萨奇厨师长的身份,以及尾田对几个团厨师的战力矮化处理,死掉萨奇对白团实力的伤害还没黑胡子离开的损失大。

与之相反,艾斯的短暂离团,就属于性质不恶劣,伤害巨大的,需要我列出以白胡子艾斯小奥兹为首的死亡名单?被打散的白胡子海贼团?被白二世逐一收割的原白团旗下船长?

废话一句,这段剧情,路飞违背了设定,为了同伴撒谎了。

在船工的死亡诊断面前,路飞的表现几乎和乌索普一模一样,多给点钱难道不行么,梅丽号陪我们很久,是我们的同伴,不管你们说什么我不会换的。

情绪化,任性,乐观主义,以及不负责任。

真正点醒他的是冰山,你这种船长根本不负责任,用一艘迈向坟墓的船为同伴送葬么?

大概是顾及乌索普娜美和乔巴承受不了换船,路飞第一次撒谎了,表现为对梅丽号的退役无所谓,还发表“换一艘新船更好”的对同伴薄情言论,乌索普的反应本是他预料之中的。

他应该是想让自己做恶人,做独断专行的独裁者这种方式,承担其他人抛弃梅丽号的负罪感。

所以后续才会口不择言的伤到乌索普,他自己本就在为梅丽号神伤,偏偏因为船长的负担,还违心表现得乐观向前看,遇到乌索普的挤兑,就失控了。